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六会彩生肖图 >

罗永浩创业不造车汽车业之幸?

作者:admin     发布时间:2022-06-20 04:23 点击数:

  6月13日,罗永浩接受晚点采访的长篇访谈文章《罗永浩:再创业可能后悔,不再创业百分之百后悔》,让大众目光再一次聚焦到罗永浩身上。

  罗永浩宣布再次创业,而且是最后一次创业,选的赛道是AR。他还希望借机淡出社交平台,“罗永浩”的微博改成“交个朋友直播间”的官方微博,新开的“罗永浩的辟谣号”微博号仅用于公关辟谣。

  生于1972年的老罗,高中退学,之后筛过沙子,www.c188555.com摆过书摊,代理过批发市场招商,走私过汽车,做过期货,卖过壮阳药,在合资公司学不锈钢金属点焊技术,当过传销课讲师,卖过电脑散件,做过英文技术文章翻译。

  在混沌的青年岁月之后,29岁的罗永浩当上了新东方英语老师,从此逆天改命,不但凭借《老罗语录》成为初代网红,还成为连续创业者,先后创办牛博网、老罗培训、锤子科技。可惜锤子科技最终陷入危机,罗永浩负债6亿元,成了老赖。2020年,老罗开始直播带货,赚钱还债。

  两年过去,《真还传》接近尾声。老罗终于要拂袖而去,继续追逐“收购苹果”的理想。

  老罗的最后一次创业选择了AR赛道,不过,在这篇访谈里,他透露了对汽车业的好感。原来,老罗很看好造车赛道,如果不是被造手机耽误了,现在的老罗很可能已经是造车新势力的一员了。

  “这三年,我和几个合伙人一直聊下来,最后只有两个方向是我们真正感兴趣,愿意投入后半辈子去做的,一个是电动汽车,另一个是下一代的计算平台。”“汽车肯定是最大的赛道之一,大的赛道除了赚钱更多,更重要的是能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。”

  “电动汽车不像手机那样有特别成熟的代工,从公司启动,工厂启动,到基本弄明白量产是怎么回事,可能至少要五六年以上的时间,而且资金要求也比手机大很多倍。我忙着还债的这三年,除了造车新势力那三家,很多超级重量级的选手也都陆续进场了。我们综合估算了各种难度和时间窗口,觉得已经来不及了,所以最后很自然就选择了AR。”

  而对于没有做电动汽车,他还有些意难平,“后来我常想,手机业务要是早两年倒闭就好了,这样就不用欠那么多的债,不用害那么多供应链的朋友和投资人,转型也会相对轻松,而且按时间点来合理猜测的话,很可能这会儿正在做电动汽车,那也是很幸福的。”

  老罗自觉错过了进入电动汽车行业的时间窗口。不过,真的存在造车窗口期这个东西吗?

  威马汽车创始人、董事长沈晖曾表示,2020年-2021年是传统汽车企业由于执行滞后,留给新造车企业的窗口期。

  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则称,2024年是这一轮造车风口的最后窗口期,在这之后竞争会进入白热化。

  这一轮新造车浪潮肇始于2014年,如今,经过大浪淘沙,头部的蔚小理杀出重围,行业格局初定。但后来者就没有机会了吗?这一点相信很多人并不认同,至少去年以来杀进来的新新造车势力就不同意。

  不过,有一点是肯定的,现在进来的企业跟2014年那一拨相比面临的行业环境已经截然不同。

  今年5月10日,英国《金融时报》举办“汽车的未来”峰会,邀请了特斯拉CEO马斯克和特斯拉前CTO JB·斯特劳贝尔(JB Straubel),讲述特斯拉早期创业史。

  斯特劳贝尔认为,“在今天,初创企业要想竞争,实际上更为困难。因为首要的问题就是,成立一家电动汽车初创公司,合理性在哪里?相对于其他车厂或特斯拉的所有产品,他们会在哪些方面做得比特斯拉更好?”

  马斯克也表示,“汽车初创公司的历史是很可怕的,而且它们几乎都破产了。这是一个大到令人难以置信的汽车初创公司的墓地。你只听说过其中的一小部分,但还有数以百计的其他公司,人们根本就没听说过。”

  中国市场也是同样的情况。现在入场的造车者,面对的是早入场者建立起来的高高壁垒。这不是窗口期的问题,而是你能给行业带来什么差异化价值。

  特斯拉之后谁会再次改变行业格局?国外可以期待苹果汽车,国内也许可以期待小米汽车。

  经济学家任泽平在2022年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投资年会上说道:“在当下,新能源相关的产业是未来中国经济最有希望的,最具爆发力的领域。从长远看,当下不投新能源,就像20年前没买房。”

  就连直播带货的网红辛巴也曾被谣传要投资1000亿造车,可见,造车赛道热到了什么地步。

  所以,老罗不入汽车业,是经历过生活捶打之后作出的理性选择。不然,《真还传》很大可能还得拍续集。没有赶潮流进入汽车业,表现得太不像理想主义偏执狂的人设了,但这反而让人有些感动。

  老罗不做电动车,自觉遗憾。反过来讲,这对于汽车行业来说,算是幸事还是不幸呢?

  有车企朋友表示:“我们错过了锤子汽车,有他的加入,我感觉在这个行业我还会更有激情。”有汽车媒体同行表示,“少了很多乐趣。”但也有车圈朋友犀利点评:“每多一个造汽车的科技公司高管,就会多一群不幸的员工。”

  老罗自诩为天才的产品经理,锤子手机至今仍有一批忠实的锤粉,他反思过去时仍然坚持锤子科技手机业务的失败不是输在产品上。但谁都知道,汽车产品的复杂程度与手机不能作比,所需要的体系能力更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罗永浩虽然不造电动汽车,但作为永不过气的初代网红,他与汽车行业发生的联系也不算少。

  除了早期走私汽车,2020年直播带货时罗永浩卖过哈弗F7,还为第三代哈弗H6上市站过台,为东风日产轩逸的人体工学腰靠带过货,代言瓜子二手车、上汽大通MAXUS房车,还为别克昂科旗拍过广告。

  他是理想ONE车主,曾在微博上发表过对这款车的溢美之词,还曾为认为今天汽车工业的最大问题是,做汽车的人大都不懂产品,但李想和马斯克除外。

  老罗在昂科旗广告中一人分饰多角,搞起了自黑营销。“立flag怎么了,这些年谁没立过flag,搞英语培训的时候,拍微电影的时候,还有搞锤子科技的时候,遍地都是咱们的flag。……没有那些flag,不一定能走到今天。”

  现在,罗永浩立起了新的flag。这篇长篇访谈是一篇告别信,同时也可以看作新品预告。

  老罗相信AR就是下一代计算平台,目前入场的时间窗口也合适:唯一号称投了重兵做AR的只有苹果,国内的华、米、O、V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正式启动。“我们想在AR时代抢先做出一个像2007年的iPhone + iOS一样的东西,成为下一个平台上类似苹果一样的公司。”

  今天,汽车行业与AR在发生越来越多的联系,一些AR技术已经应用在了汽车当中,比如,AR抬头显示系统(AR-HUD)。车企还开始在生产、销售等环节中运用AR解决方案,比如,AR数字汽车展厅、AR远程汽车维修等。

  所以,虽然老罗没有造车,在未来,他的AR业务仍然很有可能跟汽车行业发生关联。

  对于老罗即将开展的AR事业,李想送上了自己的提醒:“当下三大攻克的难题:稳定而低成本的6Dof,足够的FOV视角,空间交互技术。有了这些以后,应用场景和内容才有意义,被广泛地接受。”

  何小鹏对于老罗选择不造车表达了认同,他说“现在新进入造车的确节奏不算合适”,不过对于老罗的新事业很有信心。“这群不服输、有想象力、经历过不同的连续创业者,因为曾经和期望看到的世界不同,会让中国的创业故事谱写更多传奇。www.700961.com!欢迎更多原来来自科技、互联网、教育、地产、硬件等不同行业的创业者,投入全新的跨界创业赛道中。”

  2009年4月,汽车商业评论曾采访罗永浩,写成《剽悍的人生还是要解释》一文发表在汽车商业评论杂志2009年5月刊。那时候他刚刚涉足商业,创办了老罗培训,当着CEO,但内心最想做的是NGO。

  13年过去,罗永浩身上有了更多标签。在50岁知天命之年,老罗再一次选择重新出发。老罗曾自评“我最被高估的是勇气”,但做一个站在光里的孤勇者,似乎已经是他的宿命。

关闭窗口